有D運桔

I didn't want to kiss you goodbye—that was the trouble—I wanted to kiss you goodnight.

© 有D運桔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十萬分srl也彌補不了我回答得過遲。有緣的話,提問的妹妹看看我的回答呢。

[轰爆]便利夜(烟味cookie,务必不认真地赏用)

一首BGM

——

入夜里,黑潮淹没了低洼地区,罗森便利店内,灯管照得亮堂,冷光经玻璃反射更增室内的光粒子浓度,这便利店就如漂在黑色海面的一个马戏盒子。


轰焦冻趁电子门开时,就熟稔地抽出刚买的烟,弹到嘴里,一步跨出门外。火机红舌舔过爆珠,烟入肺,飘似飞。


欢迎下次光临。


飞虫绕高杆路灯转,扑火也在所不赐般——暗光落在他的脸,飞虫的薄翅剪影在颧骨上流转。


轰深啖一口,眯眯眼。黑夜涨潮,漫上马路,对面泛着红光的台球馆尽是热热闹闹,非他的舒适圈领地范围。一支烟毕,他转头重新钻进店里,拿一份关东煮坐在用餐区。


只是所有的胃口都只留给香烟。


第二根。


电子门打...

風入梨花,二十四番吹遍,露濃花瘦,月下伊人,雪凝瓊顏,珠點絳唇。 


cr:pi去

縱然許多超跑級黃色脆皮鴨文學都存在著遣詞造句盡是cliché的毛病,但瑕不掩瑜,車速夠快就完事了。誰不喜歡看呢是吧555


我也喜歡啊,因為我是俗人。

生物學界的流氓、媒體界的智障與手持鍵盤的戰狼,著實演了一出好戲。那叫電影『Gattaca』也叫Professor Hawking的「the Rise of Superhuman」。


但我更傾向於將它命名為『Brave New World』,以表我對大預言家Aldous Huxley的嘆服。

有1⃣️個問題:最近緊抓的風聲漸大,是實錘嗎?我需要先把帶有車的文章鎖了麼?(非常怕死。